滿足自己的產物

山坂父父向
一時有負能就產出了 我需要他們治癒我
孩子是我
寫文比畫畫快 雖然我兩邊都渣
文句不通順
自娛自樂產物

關於山坂父父領養孩子 組織家庭的故事
這只是開端 所以山坂不多(?)
大概沒有後續

山坂大學生 同居交往中

「不行。真波君要好好的檢查啦!」
「誒...不要啦坂道君....」真波用著比以住更加甜膩的聲線「吶!我們去爬坡好嗎!」
「嗚...不行!!!」小野田面對真波的撒嬌攻勢差點敗陣了,幸好今天早上時班長有好好提醒他「要進去啦」
「嘖...」被小野田輕輕推進去病房時 頭上的呆毛亦越發向下 像是軟掉一般 彷如反映本人的心情
「那你等我一下。」「那我在這裡等你。」
同時說出話語 兩人互相對視輕笑了一下...

山坂今鳴

想睇山坂結婚呀呀呀呀呀呀
然後公主來搶婚yooooooo
然後波波用天使的力量((((不 是有丸君的功勞
打敗公主 成功和坂坂結婚

其實公主不是要搶婚 只是要考驗下波波對坂坂的愛意
所以給他幾個難題
最後有丸君來接公主走yuyyy

今鳴結婚

食我今鳴!!!
今鳴結婚....大概兩個會鬥...?
比賽輸左個個要著婚紗!!
然後鳴子輸左
鳴子唔肯
然後今泉話 結婚嘛 一定要有人著婚紗 坂道都一定會著
然後結婚當日得鳴子一個著左婚紗hhhhh
今泉呆左幾秒之後偷笑wwww
鳴子暴怒
然後鬧今泉hhhhhhh
真波表示 坂坂嘅婚紗ver點可以比你地睇

花吐症出久
然而什麼花我不知道

繼續腦洞www山坂

嘛 我就一直開腦洞不填 這樣好嗎wwww?

最近想畫花吐症的山坂 和出久呢

還有剛剛一直在聽 陳奕迅的 斯德哥爾摩情人
就想看山坂這樣
大概是波波囚禁嘅坂坂 坂坂一步一步由好感到愛上真波這樣?
其實一開始坂坂是反抗的 但最後完全沉下去x)))))
其實只是想看病態波和病態坂x))))
屬於我吧、看著我吧 、想著我吧、腦海中都要是我 的波波 和
困著我吧、注視我吧、標記我吧、只屬於你的我 的坂坂
不覺得好可愛嗎( ´▽` )ノ♡
嗚 想一想都覺得是天使♡♡

記腦洞

有女兒設定下的山坂
大學生 同居交往中
*女兒領養

女:「呀!」
坂:「呀呀 小風跌倒了痛不痛?」
女:「嗚 跌倒了要爸爸媽媽的親親才能起來...」
坂:「誒//」
波:「我也跌倒了 要坂道的親親才能起來~」
坂:「誒!!!/////山岳君...」
兩人都被親一口
坂:「這樣....可以吧....? 快起來吧 地板很髒...///////」
波:「是♡~」
女:「不可以yuyyyy爸爸還未親我...」
迅速被親一口
波:「回家哦~」(((抱起女兒 拖起坂道
一家三口今天也很幸福~

坂道嘅場合
坂道太緊張 跌倒了 正準備起來
女:「呀 不可以!媽媽跌倒了 要爸爸的親親才可以起來!」
坂:「誒////////不用啦.......

山坂 「無題」

不是寫手寫東西好痛苦好渣orzzz
沒有文筆可言 ooc
隨筆
因為太渣 所以不占tag
只是紀錄yuyyyyy
短短短短 超級短
有空會畫出來 大概…
其實寫出來是為了畫www

----

噗、噗
心臟傳來跳動的聲音
強力的、在跳著
我、活著。

但是、為何有這莫名的感覺?

[真波君?]呀呀 心臟動起來了。
[明天,一起去爬坡 可以嗎?]
明明只是一堆文字 為何心臟卻如此的跳動
無法平靜、嘴角也控制不到的上揚

呀..我明白了..這種燥動...
想見他、想見他、現在就想見他
那…去吧!

「喲 坂道君~」
「你好 真波君~」
「誒、誒!?為什麼真波君在這裡? 這裡是箱根?不不不…為什麼」
「我從箱根踩車過來了~」
「是嗎…?...

記腦洞 自家孩子的互動?

*廣東話口語注意

通k後的姐姐
聲啞

弟:你係比女巫搶左把聲😢😢😢?
做左人魚公主😢😢😢?
點解出唔到聲😢😢😢
我。我 幫你搶番番黎!!!!!(((暴走

姐:(stoppppp!)

弟:所以話 你係唱k 唱到聲啞………?

姐:((((抱頭 怕鬧)

弟:嗚呀 太好啦 嚇死我………((攤軟
姐姐你冇事就好啦(((精神!
但呀……你不覺得你有點過份嗎? 自己偷跑出去 不告訴我 最後還聲啞了((((燥

姐:(((要鬧了要鬧了嗚

弟:呼 下次也帶下我呀……(((撒嬌 抱住

姐:(((誒 嗯 點頭

*因為自己病左 然後去唱啞左把聲太蠢了…
然後比朋友笑係啞妹wwww

轟出?記個腦洞

妄想 大概是新婚後? ooc抱歉
「呀呀呀 對不起 焦凍…」
「噗,出久,你打領帶 還是一如以往的糟糕呢…」
「果然…還是焦凍自己來吧…我…」
「這樣就可以了。」
「誒!?」

放放腦洞w山坂

「唉...」小野田坂道默默望著手中印有真波q版樣子的掛飾的新款,這是第幾次不知不覺就買了?坂道也說不清,自從第一次看見到現在,有關真波的周邊都堆滿了房間,雖然比起公主周邊還是不多
「這樣的我一定會令真波君覺得噁心的....」
今天的小野田坂道君也在苦惱著
----end------
「坂道君現在在做什麼呢~」真波山岳正在自家床上抱著印有小野田坂道的等身抱枕,想著坂道和坡道的同時蹭了蹭「好想和他去爬坡呀」
今天的真波山岳還是病著☆